美国最大的青少年组织童子军因性侵官司申请破产

2020-02-19 11:02:00 来源: 新浪财经

原标题:这个出过前总统、登月第一人的组织,因性侵官司申请破产 来源:新京报

此前,在美国文化中,“童子军”通常是“诚实、真诚、乐于助人”的代名词,也往往被指称为“理想主义者”。

▲图片来自美联社 。

当地时间2月18日,美国最大的青少年组织——童子军(BSA)申请破产保护,这消息一出来,瞬间震惊了整个北美。

官司缠身不得不如此

申请破产保护的是童子军的全国性组织,他们向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联邦破产法院递交了长达11章节的申请文件。

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这个历史悠久的青少年组织,正面临着无数前任成员的虐待及性虐待指控。

据一份稍早时披露的法庭证词,截至2020年1月,声称在童子军中遭受“童军领袖”暴力虐待和性虐待者高达12254人,而被控施虐者则多达7819人。目前尚不清楚究竟有多少受害者向法庭起诉,但有报道称,至少有数十名律师代表数千受害者,发起或集体诉讼和法律索赔。

这显然是一笔庞大的开支,为此童子军现有领导层已不得不在去年底、今年初相继抵押了包括得克萨斯州欧文市的总部、新墨西哥州面积达14万英亩的费尔蒙特牧场等不动产,但仍是杯水车薪。

破产申请书中列出的童子军资产在10亿美元至100亿美元之间,负债则在5亿美元至10亿美元之间,此前人们普遍预估的赔偿总额约在10亿美元左右。从BSA匆匆申请破产保护的姿态可以推断,情况要严重得多,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冒整个组织崩溃的危险行此下策。

根据程序,申请破产可以让BSA暂停逐笔偿还索偿金,但这不过是暂时的。最终它仍不得不在“付出巨额赔偿换取被告庭外和解”和“对方拒绝和解最终诉诸公堂并付出巨大代价”间二选一——且还不是一个“二选一”,而是数百、数千甚至数万个“二选一”。

但究竟要赔多少,恐怕谁也没个准数,许多美国人已纷纷议论,BSA引以为豪并为自己带来巨大荣誉和利益的“地标性资产”,如露营地、远足小径等,最终恐怕都得“插标贱卖”。即便如此,也未必能“解套”成功。

▲登月第一人阿姆斯特朗。资料图。

“美国梦”传奇及其破灭

童子军创建于110年前的1910年2月8日,初衷是“通过向青少年灌输童子军誓言和法律价值观,令他们终其一生始终遵循法律和道德的选择”。

这个组织最初仅招收11岁-18岁男生,后来逐步扩大范围,成为覆盖5岁至21岁以上青少年的庞大团体。2017年时该组织拥有99814个基层组织,2282584名注册成员。它是唯一获得国会宪章特许授权、享受不受反托拉斯法等约束的非政府组织。

长期以来,童子军作为“美国梦”传奇的第一页,被美国社会普遍视作树立“公民人格”的第一站。

2007年的一项研究称,美国约1.1亿人曾参加过BSA的活动,许多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和科技界名人都曾是童子军。其中,前总统福特、登月第一人阿姆斯特朗、大导演斯皮尔伯格等,不仅是童子军,还都积极为童子军代言。2017年7月,特朗普还专门跑到西佛吉尼亚州在大型童子军集会上发表了演讲。

在美国文化中,“童子军”通常是“诚实、真诚、乐于助人”的代名词,也往往被指称“理想主义者”。

然而,这一切都随着一系列性侵和暴力虐待案的曝光而发生了改变:这些案件中最早的发生于上世纪60年代,最晚则是80年代发生的,受害者都是男性,其中许多人已年逾花甲。

“童军领袖性虐男童军”的传闻早已有之。对此,BSA一面竭力通过公关手段绥靖、化解,一面自上世纪80年代起采取了一些措施,直到2018年仅有5名受害者为人所知,BSA还曾经自诩“我们的措施行之有效”。

但2019年4月23日,纽约-新泽西吉安福卡罗和安德森律师事务所公布了两名涉嫌性侵近200名成员的童子军领袖姓名,并指出BSA对此早已知情却竭力掩饰,从而揭开了“童军诉讼”的盖子。

自此以后的大半年时间里,全美各地知名律师事务所和名“大状”们纷纷寻找身边潜在的受害者,众多沉默数年、数十年甚至大半生的受害者也鼓足勇气站出来,和让儿时的他们梦起、梦破的BSA对簿公堂。

那些受虐者许多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,而施暴者年龄更长,有些甚至早已去世。但“和尚”跑了还有“庙”,不是吗?

2019年,纽约、亚利桑那、新泽西和加州相继通过法律,令长期遭受虐待的受害者更容易提出索赔,这令BSA的处境更加险恶,也成为其寻求破产保护的最主要因素。

破损还能补吗?

很显然,BSA还抱着“死中求生”的想法,正因如此,他们才竭力寻求庭外和解;也因如此,他们才一方面申请总部破产保护,一面强调“地方分支不破产”和“所有童军计划依旧”。

但覆水难收,破洞还能补吗?

有美国网民在社交平台辛辣指出,这种丑闻对价值观和社会信念的冲击是根本性的,绝非危机公关和个案赔偿所能轻易化解。

不仅如此,因为巨大的荣誉和影响力,BSA曾是英特尔、艾默生、UPS、辉瑞、孟山都、美国银行、富国银行、GE、礼来等跨国公司和众多知名团体、个人争相赞助的宠儿,但2012年英特尔和UPS已大幅削减了赞助。

自2020年1月起,最大的资助者——基督教后期圣徒教会(即我们所熟知的“摩门教会”)也宣布结束自1913年开始的赞助。随着丑闻的大爆炸,相信会有更多的企业、组织和个人带着他们的钱远离这个“丑闻发源地”。

BSA前景如何?恐怕注定黯淡。

□陶短房(专栏作家)

新浪财经

足球分析 英超中文网 体育直播 西甲直播 火箭视频 365体育直播 库里 欧冠 赛事分析 足球比分直播